安检新闻

两男子偷手机屏幕避探测王安检门,一月偷三千片

 两男子偷手机屏幕塞裤裆避探测王安检门,一月偷三千片
 
塞裤裆藏后脚跟,连闯“探测王安检门三重门”,一次20片,一天晚上偷3次,一个多月时间,蚂蚁搬家地盗窃了3000多片手机屏幕。昨日,记者从厦门警方了解到,翔安公安分局日前破获一起特大手机屏幕盗窃案,抓获两个车间“硕鼠”,涉案金额40多万元。
 
  现行
  走路“外八字”
  被民警发现疑点
  20日,翔安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与马巷派出所对火炬园片区公司进行走访,一家生产电子产品工厂的管理人员无意间提到一个怪现象——*近一段时间,进出车间的刷卡器上,两名员工的刷卡记录异常频繁。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民警调取了车间附近一个月以来的监控,发现刷卡异常的两名男子,每到夜班休息时间就会多次出入车间。民警还发现,在进去车间之前,两人走路都正常,可是每次走出车间,他们“外八字”明显,十分可疑。
  24日早上7点多,民警分成多路,在公司保安配合下,先后在工厂两个安检口对下夜班的工人进行安检。当在**个和第二个安检口,扫描到这两名可疑男子身上时,安检机器发出警报。不过,民警和保安装作若无其事,故意放行。等到两人将多次偷出来的“货”聚集,准备通过第三个安检口时,抓捕民警迅速出击,将嫌疑男子黄某和叶某控制,从两人的内裤里,搜出120片的智能手机显示屏。
  经初步调查,黄某和叶某两人,从今年9月左右开始作案,共计盗窃手机显示屏3000余片,涉案金额达40余万元。
  
    作案
  发现安检漏洞
  叫朋友应聘生产线职位
  黄某今年18岁,翔安人,今年入职这家电子产品工厂,但一个月2500元的工资满足不了他的高开销和**恶习。于是,他便起了贪念。
  在上下班过安检口时,黄某发现一个漏洞——保安在安检时,经常只扫描身体一侧。于是有一次,他偷了两片手机屏幕放在口袋,走到安检口时侧身让保安扫描另外一侧——居然没被发现。
  黄某初次尝到了甜头。不过,他的工作是车间配送,不能接触到生产线上的手机屏幕。于是,他叫在另外一家工厂上班的叶某跳槽到他所在的工厂,应聘生产线职位。叶某听了他的“上乘计划”,马上答应。
  就这样,叶某进入能直接接触到手机屏幕的生产线,而黄某,则负责从生产线上转运出来。按照公司规定,每到下半夜,有大概一个小时夜班休息时间,这个时间生产线上的工人,可以去方便、吃夜宵等。黄某和叶某就利用这个时间,进行盗窃和手机屏幕的转移。
  从车间到走出工厂,需要通过三个安检口。叶某和黄某需要突破的**个安检口,设在生产线和衣帽间之间。由于在生产线上,工人都需要穿宽大连体无尘服。于是,黄某两人想了一个办法——将偷来手机屏幕,塞在连体无尘服脚后跟,而保安一般只是扫描身体。**重门,黄某和叶某轻松过关。
  第二安检口,在衣帽间和鞋柜间之间。脱下宽大无尘服后,黄某和叶某躲进厕所,将盗窃出来的手机屏幕塞在裤裆。一般情况下,安检口的保安不会特别检查工人的裆部,于是,两人再次成功“闯关”。
  每次带数十片手机屏幕很重,于是,就出现了民警在监控里面看到的场景——两人走路畸形,变成“外八字”。
  到了第三个安检口,已有了之前的两关安检,加上通过的人多,第三关安检基本靠保安的眼睛安检。于是,*后一道防线,变成了形同虚设。
  
    幕后
  为了夹紧手机屏幕
  裤子全是紧身的
  冲出“探测王安检门三重门”,黄某和叶某就将手机屏幕以一片3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了一些非法的收购商。民警初步计算了一下,两人每人每次偷20片手机屏幕,一个晚上偷3次,一个晚上有120片,以30元价格出手,一个晚上就“获利”近2000元。
  有了钱之后,黄某和叶某生活**,租住了小洋房的观景顶楼,手机用的都是*新的“苹果5S”,笔记本也是市面上的上等配置。
  民警在黄某和叶某两人的暂住房里还发现一个有趣细节——两人的裤子,全部都是紧身牛仔裤。原来,两人担心把手机屏幕塞裤裆时掉了,穿上紧身牛仔裤则可以紧紧地贴在身上

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1432号